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纯纯女友竟是鸡
纯纯女友竟是鸡

纯纯女友竟是鸡

小王八何明做梦都能笑出声来,因为他得到了森林美人小兔子的芳心。谁也不知道到底是


怎么回事,雪菜就心甘情愿地投入何明的怀抱……何明说,谢谢你,


为了我这样,干你不愿意干的事……


  雪菜脸红心跳,她嗯嗯答应几声,便说不出话。


  何明认为她也是看不起自己的,说就在这里分手吧,我回家睡一觉,你也好好休息。


  来不及等雪菜的回答,何明就失魂落魄地走开。雪菜赶忙上去安慰他说,不要在意那些坏


人,他们说的都是错的,何明你其实很好,比他们强多了。


  何明问,那你说我哪里好?哪里强?


  雪菜答,你人很好,会编故事。


  何明苦笑,没一样有用的,没女人会因为我人好就喜欢我,人好就是窝囊,人好就是没钱


,我就是个废物……


  雪菜鼓起勇气,大声说,我喜欢你!你,别伤心,有人喜欢你,我就喜欢你!


  何明说,你……不用这样,我没事的,回去睡一觉就好,二十年了都没啥用,也不在乎剩


下几十年……


  雪菜说,我真的喜欢你,不是要安慰你,你不信……你要怎么才信?


  何明其实心里早有感觉,接吻的时候就有个大概,但怎么也不会相信。他现在基本相信了


,但脑中一片空白,只朦胧地看见雪菜晃晃悠悠走过来,又捧住自己的脸——吻了上去……


  他们真的成了恋人,一个如活在梦中渴望不要醒过来,一个幸福满足却又忧心忡忡。他们


虽然都各怀心事,但又无比的契合,他们都相信自己找到了真爱,人生进入新的阶段。


  何明和雪菜有了第一次真正的牵手,第一次拥抱,和第一次何明主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接


吻。在雪菜晦涩的暗示下,何明知道自己可以进一步行动——一亲芳泽。但他又有些忧虑,自


己从未有过性经验,万一第一次表现不成功怎么办?


  即使雪菜不说,她肯定也会看不起我。绝不能这样!

  何明已经太多次被看不起,不想再有任何一次。他没有什么朋友,没处取经,于是上网看


了很多资料,第一次应该注意什么,怎样才能不射得太快。但文字终究是纸上谈兵,苦恼之余


他终于狠下心,拿出几百块,决定去找小姐把处男破了再说。最好干上两三次,真正有点经验


时再和雪菜做爱,便不会手忙脚乱,可以让美丽的情人满意了。


  何明在网上搜索,从一个陌生人那里要到了离家不远的一个楼凤的电话。他原来无数次想


找妓女解决自己的欲望,打过很多次这种电话,但终究舍不得几百块钱而在踏出家门的那一刻


又否决自己。这次他没有什么犹豫,他不觉得这是一种背叛,只深深地恐惧被看不起,也觉得


这是对雪菜好。


  何明自己买了一盒避孕套,他不放心妓女提供的东西。他去的时候只带了双方讲好的三百


元,手机也换成以前用过的残废机,他胆小的可以,也谨慎的可以。


  但在灰色防盗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什么胆小谨慎都没有了,何明和雪菜茫然地看着对方,


雪菜看着穿的土里土气的何明,何明看着穿着白色睡衣黑色内衣若隐若现的性感的雪菜。


  何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失落极了,透骨的凉——我何明这种人怎么配有那么好的爱情


?他没有转身离开的勇气,也没有抽心爱女人一巴掌的魄力,何明呆呆地站着,表情又似哭又


似笑。


  雪菜已经流下泪来,但她从混乱中很快恢复清醒,她将何明拉近屋来。但她的手不住颤抖


,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何明苦笑,他对雪菜说:“小雪,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咱们都命苦。


  我没有有钱的爹妈,也不配……总之……咱们……”他也忍不住哭起来,将雪菜紧紧抱住





  两人哭了一阵,互相抹掉眼泪,似乎在抹掉自己在对方心上的痕迹。何明认为自己和雪菜


不会有继续了,雪菜认为自己配不上何明,她一直以来的虚假的快乐,在遇到真正的快乐之时


,被瞬间击碎。


  他们都不知道说什么话,何明露出尴尬的笑容,他想离开这个气氛压抑的地方,这个梦想


与爱情破碎的公主房。雪菜拉住他的手,说:“陪我一晚上再走好吗?我……你要是觉得我…


…现在走也……行。”


  何明的瞳孔中是雪菜的眼泪,他想把自己的心掏出来。对面的女孩如此漂亮,她是自己的


爱情,她现在在伤心,她现在很无助。何明的心被雪菜的楚楚动人的大眼睛狠狠揉捏。


  何明说:“你不用这样……我没有看不起你。你看我还是……嫖客呢……也不是好人。”


  雪菜说:“男人都有欲望,我知道呢。寻欢作乐是本性,你即使这样也是个好人,是个正


人君子。”


  何明说:“我不是寻欢作乐。是……是你那天说我们可以……我怕我第一次太丢人……所


以想先找其他女人试一下……好,好让你满足……”


  雪菜又大滴大滴地落泪,她哀求何明:“今天不要走好吗?我怕死了,这个屋子太可怕,


你走了我只能去大街上睡了。”真是百年不遇的情景,一个比明星还要漂亮的美女央求毛毛虫


一般的男人陪她过夜。


  何明抚摸她的脑袋,温柔地说:“不要怕,我今天陪你,你好好睡,我在旁边守着你,你


醒了我再走。”


  雪菜认真地说:“不是……我喜欢你,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我想把自己给你……只要


你不嫌我……”


  何明没有拒绝,他想做一夜真正的人,像玄幻小说里的英雄那样,受心爱女子的倾慕。一


夜过后呢,他再变回那个废物何明。


  他像嫖客一样去洗澡,一样只穿一条内裤走进雪菜的卧室,但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尴尬地


问:“我……没做过,不大会弄……”


  雪菜本来脱得只剩内衣躺在绒毯里,她仍然带泪的脸庞扑哧一笑,他只见过要把她吃了的


老虎,从没见过乖乖的绵羊。在喜欢的人面前赤裸,雪菜有些害羞,她慢腾腾地钻出绒毯,跪


着爬到站在床边的何明身前,紧紧抱住他,笑着说:


  “不用你弄……我伺候你……我真的喜欢你。”


  何明什么时候见过这种艳景,天仙般的雪菜只有窄小的蕾丝内裤和半杯型乳罩遮体,爬过


来的途中硕大的雪白乳房晃啊晃的,将何明的阴茎晃起来,顶出一个小帐篷。雪菜抱住他,相


比他刚淋浴的身体,雪菜的柔嫩肌肤仍然那么热,她的乳房紧紧贴着自己的肚子,自己从上往


下看,看到雪菜调皮的眼睛和露出乳头的胸部。何明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了。


  他试着去摸雪菜的胸部,沉浸在心爱人体温的美丽女孩发现,放开何明,直起身,笑着对


他说:“何明你……想摸就摸嘛……要不我先脱了吧……”


  雪菜脱掉乳罩,丰满滑腻的乳房跳进何明的视线,他再也忍不住,喘着粗气说:“那,那


我摸了。”然后伸出双手贴上以前梦寐以求的双乳,不过以前梦的1是小丽的B 罩杯,现在摸


的是雪菜的E 罩杯。他几乎流下泪来,他妈的太爽了。


  每只乳球都那么大,一只手完全掌握不过来,他肆意揉搓,大乳球变换成各种形状又立刻


恢复原状。他知道女人的乳头是敏感带,掐住两粒小豆子捻了几下,雪菜果然脸红地嗯了几声


,她说:“我也给你脱了吧。”


  雪菜伸手扯何明的内裤,何明来不及阻止也没想阻止,有些破旧的四角内裤褪下何明瘦弱


的身体,一根朝气蓬勃的阴茎四十五度朝天怒吼。雪菜噗嗤一笑,拿住何明的手让他停止活动


,认真调皮地看着他。


  何明心里闪过不好的念头,莫不是……自己的不成样?他问雪菜笑什么,雪菜温柔地握住


他的阴茎,说:“你总说自己啥都不行,是废物。其实根本就不是……比起其他男人……你要


厉害不少……”雪菜说到这想起自己跟那么多人做过,是个肮脏的妓女,何明才嫌弃自己,心


里有些难受,就没有说下去。


  何明却完全没在意那些细节,他高兴极了,自己终于在某方面得到确确实实的称赞。他问


:“那么说,我的鸡巴很大吗?”


  雪菜捏着他的阴茎仔细端详,说:“很大呢,大概有十八九厘米,而且还……很硬,都是


朝上面翘的!你这样的是最好的呢……”


  何明满足极了,他从A 片中和书中也大概知道自己阴茎的很了不起,但他不怎么爱看激烈


的A 片,生活的琐事让他往往忽略如火的性欲。现在从雪菜嘴中说出的称赞,对他这个被认为


是废物的人来说,无疑是最悦耳的弦音。


  他爱怜地盯着雪菜,和她挂着的美乳,雪菜看他看自己,有些害羞,她不自主地捏着何明


的阴茎摇晃,仿佛把这让何明得意之极的宝贝当做玩具。何明说:


  “你干嘛呢?你再弯来弯去它要折了。”雪菜又笑了,她调皮地将何明的阴茎扳到最下,


突然松开,于是又长又粗的大阴茎如弯折的橡皮一样弹来弹去——气氛倒像五岁的小孩过家家


,不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做爱。


  雪菜说:“我用嘴吃你的东西好不好?”何明连说不用,他觉得很为难雪菜。


  但雪菜坚持要给他口交,她说要让他做最幸福的男人。雪菜让他躺在床上,自己爬上何明


的身体——幸福了他长满汗毛的大腿,雪白的乳房在给它们做按摩呢。


  何明紧张地一动不动,他对雪菜说:“还是别了……我怕忍不住,万一射进你嘴里,多不


好……”雪菜笑着说:“没事的,不脏,一会儿漱漱口就好了。”然后将何明的阴茎费力地含


进嘴里。


  何明知道自己有几两重,从没幻想过女友小丽会为自己口交,他以前甚至没有见过雪菜这


么漂亮的女人,甚至没有见过普通女人的裸体。没想到这一切都凑在一起,一个电影明星都比


不上的漂亮女孩光着身子,乳房紧紧贴在自己大腿上,把自己的鸡巴吸得嗤嗤有声。何明紧紧


抓着床单,雪菜的舌头不断挑逗他的龟头,甚至钻他的马眼,他倒不是忍不住要射,而是因为


激动而颤抖。他此刻想娶雪菜为妻,但清楚地知道,他们中间有道墙壁,虽然透明,但是谁也


闯不过。


  雪菜给他舔了五分钟,终于抬起头来,她对何明说:“你是不是不手淫啊?”


  何明莫名其妙:“嗯,不喜欢,虽然有过,但是感觉挺无聊的,也没有时间。”


  雪菜说:“妍姐说,现在男人都喜欢手淫,结果弄得自己肾虚,她给那些人弄几分钟就差


不多出来呢。”何明说:“你说我身体好吗?我太瘦了,一点肌肉也没有。”


  雪菜说:“这个和那个不一样的。我去漱漱口吧,要不你肯定不亲我。”说完他给何明嫣


然一笑,走下床。


  何明的心忽然被刺痛,他扑上去把雪菜抱回来,毫无顾忌地吻上她的嘴,两只手不停揉搓


丰满具有惊人弹性的奶子。雪菜热情的回应,她紧紧抱着何明,那样让她无比踏实。


  不过何明到底是个初哥,他只会亲嘴,口水弄得到处都是,也只会揉乳,雪菜如此善良的


女孩子都感到有些不耐烦了。她看何明不会调情,干脆准备直接开战。她让何明在下面,告诉


何明——我爱你,然后跨坐上去,扶着何明发紫的阴茎,全根没入。


  雪菜“啊——”地一声,舒了口气,她只敢慢慢坐下去,因为即使久经人事的她,也不敢


冒险挑战何明巨大的阴茎。


  她慢慢地动起来,龟头棱角的摩擦和充实的感觉让雪菜全身燥热,她俯下身,双手撑在床


上,看向何明的眼睛满是爱意。何明仍然只会揉弄雪菜的乳房,在空中摇晃的胸部让他更加兴


奋,雪菜阴道给他的温热和包裹让他感动——他想要娶雪菜,即使有看不见的墙壁。


  雪菜拿住何明的双手,和他十指相扣,她趴在何明身上,和他接吻,口水又到处都是。何


明幸福极了,他现在拥有雪菜的嘴唇和舌头,他的胸膛紧贴雪菜的双乳,他的阴茎和雪菜的阴


肉紧紧相拥。


  雪菜忽然大声喘气,她的大白屁股越动越快,她抓何明的手握的更紧了。何明也气喘地说


:“小雪,你,你慢点……我感觉要射了……”雪菜反而动得更快,大屁股砸得啪啪有声,她


说:“我……我也快了……你也动动,何明你好棒,我爱你。”


  何明仿佛在这一刻开窍了,他挣脱雪菜的手,瘦小的身躯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竟然挺身而


起!他抱住雪菜的屁股,让雪菜搂着自己的脖子,一声怒吼,吼出十几年的委屈——将雪菜抱


了起来。


  阴茎插得更深了,雪菜娇喘不止,她把头埋在何明的怀里,仔细感受何明阴茎带来的冲击


。她惊叹何明这么瘦小的人怎么会这么厉害,也想到不能厮守在一起的悲伤。终于,雪菜抬起


潮红的脸,对何明说:“我……我真的要到了……”


  一口咬住何明的肩膀。


  何明大叫,十指深深嵌入雪菜丰满的大白屁股,他感觉到雪菜的阴道越来越紧,他什么都


没想,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不停地尽一切力量冲击。雪菜的屁股上下翻飞,水流到床单上,何


明被咬住的那刻,知道自己也要射了。他对雪菜说:


  “我……操……我也要射了!”


  在持续不断地啪啪声中,何明身体僵住,射出洪水般的精液。雪菜却叫:


  “别停!我,我快了!快点动!”


  何明得令,在阴茎最硬的时刻,用最后的力气将雪菜送上高潮。雪菜的指甲嵌进何明的后


背,她终于有了心甘情愿的一次高潮。


  两人摔倒在床上,何明轻松地深呼吸,他不敢相信自己怎么会有那么大力气。


  雪菜拉住他的手,又过去抱住他,躺在他的胸膛上。


  何明说:“小雪,我……我……”却不知道说什么,或者不敢说。雪菜捂住他的嘴,说:


“不要说,我知道的。明天我们就要分开了,现在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也是我的……但,别


说了……”她又往何明的怀里钻了钻,两个人贴得更近了。


  何明默然,高潮过后,幸福变成忧伤。他说:“我何明是个废物,就是你说我人好,我也


是个废物,其他所有人都这么认为。你太漂亮了了,即使做……这个,我也没看不起你。你漂


亮不是外表漂亮,心更漂亮。就像我们一起编的故事,小兔子即使有不堪的过去,但她单纯善


良,小乌龟也会接受它。你……我想,想……”何明想说我要娶你,却说不出。那堵墙仍然存


在,他也不知道雪菜的想法。


  雪菜温馨地笑:“我喜欢编故事,却从来没编过好的故事。妍姐说我笨,说我傻。是啊,


我脑袋里总想一些不找边际的幻想。但假如我真那么聪明,想的实际,早就……受不了了。”


  何明抚摸她光洁的后背,他明白雪菜的话。她本来并不笨,只是将痛苦强压在内心深处,


让快乐浮在表面。这是不是最大的痛苦?至少比自己的生活压力更让人难以承受。痛苦不停地


产生,而她还需要忍痛制造虚假的快乐。


  雪菜又说:“我很知足了。我……很高兴,很满足。”


  何明脱口而出:“我娶你!你跟我走!”


  却被雪菜捂住嘴:“不要说,我……不想有失望。因为一切都很快乐,有失望就不好了。





  何明默然,他没有坚定的勇气。他没有钱,没有照顾雪菜一生的实力,他不知道未来在哪


。他只能摸到现在,他摸到了雪菜的乳房。


  雪菜嫣然一笑,她握住何明半软不硬的阴茎,调皮地说:“又起来了呢!要不要姐姐亲亲


小弟弟?”不等何明回答,又将他的阴茎含进去口交。


  他们热情,激烈地做爱。性是需要爱的,没有爱的性叫做交配。有爱的性比任何上得了台


面的东西都伟大。


  他们男上女下,又女上男下。他们亲吻,拥抱,在对方的身体中寻找对方,寻找自己。他


们贪婪地索取,索取身体的高潮和精神的安慰。


  雪菜呜呜地叫着,仿佛在哭。何明拼命地冲刺,恨自己的阴茎怎么不再长那么几厘米,仿


佛那样能得到更多。这时,雪菜的手机响了,是专门接客的手机。


  雪菜神经质地看床头柜的亮起的手机,被何明捧住脸颊,他说:“不要去接!”


  雪菜说:“嗯……我,我不接!”


  何明拼命地抽插,大喊:“以后都不要接!你是我的,我要娶你!”


  雪菜被插得乱哼哼,她混乱地答道:“我……我脏……不要你娶……我是妓女,配不上你


。”


  何明说:“你不是,你是天使!我要娶一个天使!”


  何明和雪菜都流下泪,在高潮中流泪,是比较少见的。


  床头柜上的手机仍然响着,亮着。即使现在雪菜不接,这只手机明天也会响起,后天同样


会,雪菜会接吗?都说男人做爱时的话不可信,他是真心的吗?他会娶雪菜吗?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何明说的没错,雪菜确实是一个天使,人间少见的天使。

【完】